藏宝图欲钱诗猜一生肖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藏宝图欲钱诗猜一生肖 >

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:【神山夷平死海蒸发】

发布日期:2020-11-21 02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剑灵御姐的那一指,有若智慧流星,划破了漆黑的心志夜空。在她的指引下,岳阳体内的命运之力瞬间如同火山爆发,剑气大萝莉的合体剑气同时默契汇流,合二为一,双重催发之下,岳阳感觉神圣至尊才能完美掌控的命运之力尽在手中,而且达到一种不泄不快的盈爆状态。

  岳阳擎举起双臂,与命运巨人同一节奏,同时将神山,高高举起,举过头顶。此时,整个天平世界都在摇撼颤抖,岳阳面前的死海恐惧地发出尖啸,哀鸣仿如审判之死灵,整个天空,扭曲无定,破碎处处。

  “去吧,通天塔可悲的命运,将在我的手中终结,我以未来的神圣至尊之名义,终结这一切。”岳阳愤怒地将神山整个砸入死海之中。这一下,天崩地裂,翻天覆地,两种不同的法则力量,在平衡破坏之后疯狂对撞,相互吞噬消亡,又相互结合诞生全新的法则。混乱的力量捣动了整个空间,不仅是天地,就连现在、过去以及未来,都全面变革更新。

  别说天平世界,就连进入了神典空间的通天三族,也在岳阳的命运神力冲击中倒地,所有世界,都陷入命运之力干扰后的混沌。

  岳阳伸出双手,穿过神典和圣典,进入小妈妈正在诞生的神圣至尊的新世界里,轻轻护在通天塔三族他们的头顶上。有命运巨人的守护,有岳阳意志的守护,三族所有的生命,都在这场命运支配的大毁灭中得以幸存,尤其是命运一体,庇护在岳阳手掌之下的雪无瑕以及茜茜公主她们。更是安然无恙。丝毫无损。

  她们的身上,无人都有一缕与众不同的命运丝带。自灵魂延伸出来。与他。紧紧相连。

  小妈妈、费雯丽妖蛇女皇,陛下、夜后、四娘还有由幻月女神抱在怀中因为猛然突破提升而晕睡的至尊,也不例外。无论雪无瑕、茜茜公主、岳雨、岳冰她们生活中的身份如何。在命运法则认可上,她们都没有区别。她们的额际眉心之上,都无一例个地铭印上属于岳阳这位未来神圣至尊的独一无二的神徽,以彰显和肯定她们的命运与未来。就连同样是未来神圣至尊的小妈妈,她的眉心,亦同样点缀了岳阳的标志。

  全新的由岳阳主宰执掌的通天塔三族命运,自毁灭中重新创造出来,以岳阳之名,正式诞生,归于法则永恒。

  浮现于他们眼前的,是一个全新的,不可思议的美丽世界……由岳阳这位神圣至尊毁灭并且创造,但归属于另一位神圣至尊的名下。这,是属于小妈妈的新天平世界,属于她晋升神圣至尊的宝座和领地,属于通天塔三族过去的牺牲之地和未来的归宿之地。

  “真不可思议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原来天平世界的存在,就是成为神圣至尊未来成就的世界!”

  当通天塔三族苏醒过来后,他们仍然疑为梦中。叶空和海胖子他们努力地抚着身边周围的花草树木,而老狐狸与君无忧他们这些老家伙则在幸福的感应中,滚滚泪下……现在,展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一个比梦幻还要美丽百倍的世界。

  青草悄悄地萌芽、生长,鲜花不知不觉间绽放,开遍了漫山遍野。大树一棵一棵的拔地而起,形成绿油油的森林,外围的灌木,挂满了累累硕果,香飘八方,花间蝴蝶翩翩起舞,小鸟则在枝头上追逐欢叫。

  没有神山,也没有了死海,天平世界现在充满了生机。神殿至尊天御原来战斗中损毁的各种属性的神殿,由新晋的神圣至尊,亦就是岳阳的妈妈,重新给创造出来。在她的小手轻点间,一座座神殿耸立,它们的诞生不再是因为战斗,也不再是压制,而是供给里面生命使用和居住。这些神殿减少了咄咄逼人的威严和居高临下的压迫,它们属性不变,但外形变得更加美丽,神力也变得更加温柔和顺。

  可是,他苏醒后,发现自己就像大梦一场,生平所有的努力,都付之流水,心志顿时失去了平衡。

  他知道自己失败了,但仍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。他是天界最出色最卓越最杰出的天才。自诞生的那一天开始,就被认可,而且一直被选定,作为未来神圣至尊的种子……现在,自己付出了如此之多的努力和如此之大的牺牲,换来的,只是无奈又耻辱的见证。

  神殿至尊天御向天空伸出一只手,他希望上天能够给予他再多一点点的赐予。只要再多一点。最后只差一点点,就能晋升神圣至尊。

  “之前,我一直忍住不说,不过我现在可以说了。仅是牺牲和执着。那是没用的。”费雯丽女皇以战刃支撑着身体不倒。抹去血污的脸上,忽然绽放出惊魅的笑容,这一种灿烂。就像是胜利女神在微笑:“以前的我,也走过这样的一条路。在我被封印的那一天开始,我才明白过来,征服之途不是通天大道,要想成为神圣至尊,必须拥有比牺牲和执着更高境界的心境,方能匹配神圣至尊的地位和威德。那是一种可以背负全体生灵命运、湮灭苦难和罪孽、让希望和幸福在手中化为永恒的一种神圣觉悟,或者说是命运解脱。”

  “你狡辩,费雯丽,你没有达到神圣至尊之境,根本没有资格在我的面前指指点点。”天御怒吼。

  “觉悟?”至尊苏醒,眼眸中绽放出智慧的神光,她自小妈妈的晋升过程,以及岳阳的身上彻底地感悟了这种无上境界的升华,再次突破,她下意识地喃喃自语:“只有觉悟自我,才能解脱一切吗?原来是这样吗?啊,明白了!我现在明白了……”

  “神殿至尊天御,你的确是个天才,但是,你不要埋怨别人,也不要归罪于不幸的命运,这一切,其实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。”陛下用略带嘲讽地冲执迷不悟的天御说:“你过于迷信力量,而且,你毫无保留地接受了别人的牺牲,但没有作出任何的付出作为回报。光明山,中央神殿,启航至尊,光明守护至尊,更多的人,所有的人都为你牺牲了!天御,你有没有想过,就算最后你赢了,就算你能够晋升神圣至尊,又还有谁,能够站出来,替你背负起沉重的命运成就未来神圣至尊的威德呢?”

  他如同一个长期在黑暗中行走的人,猛然被强烈的光芒罩住一般,精神瞬间无比清醒,明白了所有真理。

  天御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人间一个大国王子,自小就锦衣玉食,享尽美好人生,拥有世间所有的幸福,可以说万千宠爱于一身,但是在某一天,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,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被宫廷斗争交换来的傀儡,真实身份只是一个可怜的小乞丐,从而不愿意接受自己的新身份和残酷现实那般。他为了保住这个秘密,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,杀光了所有人,到头来只剩下孤家寡人一个。

  天御丧失理智地咆哮起来:“不,我不接受,不是这样的,真相绝对不是这样,明明是我的力量更大,为什么我会失败?我距离神圣至尊不过一线之差,就差一点点,就差那么一点点,为什么在宿命决斗获胜的不是我而是别人?不,我不服!我不服!”

  “你可以继续执着,你可以选择继续你的理念,那是你的自由。不过,孤独前行,的确是无法晋升神圣至尊的。神圣至尊不是抛弃一切能得到的,它必须背负更多。然后在沉重中超越自我,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,这种大智慧才是晋升的基础。”小妈妈微带怜悯地看了一眼神殿至尊天御:“天御,你的天赋很高很高,可你太执着了,自恃力量,不顾一切,非要踏上这条不归之途,你的宿命,其实终结在你自己的手中。而不是我和命运。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。你能够明白过来吧!”

  “不,我不明白,我不要明白什么,那些都是骗人的。我只知道我已经付出了。我付了那么多。我为什么不能获得回报?我必须要有回报,我的必须要得到足够的回报!”天御疯狂地咆哮。

  “你得到了足够多的力量。”小妈妈摇头道:“你得到了,但为你付出的那些人没有得到。”

  “你接受了他们的付出,却没有回报,你背负不动他们的命运,所以,你也解脱不了自己的命运。”小妈妈摆了摆手:“你走吧,你愿意走什么样的道路就走什么样的道路,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

  “休想。”天御愤怒地爆发神力:“我们的战斗还没有完,我得不到的东西,我要毁了它,亲手毁了它!”

  完全掌控在她手中的新世界法则涌现出一种奇妙的世界之力,轻易就将神殿至尊天御驱逐出去。

  等天御的意志重新稳住身形,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光明山下,只是,现在的光明山,不再是以前那个天界中央神殿的居所,不再是那个俯视众生的无上神峰,而是一个完全崩溃毁灭处处的废墟……

  神殿至尊天御惊呆了,他还从来没有想过,坚不可摧的大光明山会变成自己眼前这个模样。

  尽管不愿意接受,但残酷的现实却让天御不得不清醒过来,无论承认还是不承认,这一场仗,这一场宿命对决,都是失败了,彻底的失败了。不仅失败,而且,还为此付出了最惨重的代价,重得让天御这个拥有至尊意志的神殿至尊,都无法承受。

  “欢迎,欢迎,欢迎回来,我亲爱的同行者。”背后响起了拍掌声,开天魔尊满脸带笑地走过来。

  “你这是来嘲笑我吗?”天御非常愤怒,尤其是开天魔尊的笑脸,让他倍感耻辱。

  “不,我最亲爱的朋友,我是来欢迎你的,因为,你是我最佳的同行者。天御,欢迎你,有了你,我将不再孤单。哈哈哈,还记得吗?亲爱的朋友,在当年我们初识的那一天,我就已经说过,你将来会跟我一个样……不要急着分辩,那个根本就没有意义。事实就是事实,明白吗?我当年也是最出色的天才,最有希望的种子,但是,为什么我无法晋升神圣至尊,甚至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呢?因为,这就是我们这条不归之途的最终结局。对,你没有听错,我们将是时间的旅人,在无尽的岁月中徘徊,漫无目的地前行,于痛苦和折磨中一直继续着不可能消亡的生命,因为我们强大的力量,我们将会在漫长的岁月中存活,连死也不可能,这就是作为我们自私的代价和惩罚。抛开你的力量吧,那个是毫无意义的表象,我敢说,你越强大,把住的力量越大,那么你将会越痛苦,越无聊,越悲哀……现在,作为一个前辈,我非常热心地向你介绍,我们这种时间流浪者可以做些什么,别太悲观,我亲爱的朋友,我们还是有乐子的!”开天魔尊仰天大笑。

  “哈哈,互相残杀,虽然不可能有用,但这是我们无聊又无尽生命的乐子之一。”开天魔尊狂笑得连眼泪都下来了:“我们另一个乐子是什么呢?除了可怜的互相残杀,我们还可以诱导别人,就像当年的我,站在骄傲的你的面前,诱导你走上这一条不归之路一样。对,没错,就是让我们的痛苦,在另一位天才,在另一位种子的身上继续延伸下去,这样一来,我们的心里都会好受些!我亲爱的朋友,想一想吧,这是一件让人多么快乐的事情!”

  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,只要耐心些,那么,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。”开天魔尊笑得很开心:“你也可以选择解脱,只要你够幸运,有一个像你的师父光明守护至尊那样的徒弟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,你与我是一样的。比起光明守护至尊,你更加执着,所以,我们才是真正的同行,那些在痛苦中选择自我解脱的家伙,根本就是懦夫,哈哈哈!”开天魔尊狂笑着,一边向天御伸出手:“来吧,我知道在天界的一角,有一位超级天才诞生了,那是你徒弟姬无日的私生子,一个比你徒弟优秀百倍的天才,真正的天才,我们来打赌如何?他以后会是个懦夫还是个跟我们一样的同行者?”

  “对,这样的话,乐子才会更大一些,时间也不会太过无聊。”开天魔尊大笑,笑得都快要断气了:“我非常期待,到了那一天,那时的他,又会说出怎么样的话来,哈哈哈!”

  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Power by DedeCms